创世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师妹又又又穿男装了 > 美女总裁张铁根 - 你们不要再打了
    慕情不知如何安慰阴火前的慕倾城,就在这时,身前左侧的一处,突然地传来了一道又粗又犷的男子雄音,只听其朗声笑道。

    “哈哈,帝女不愧是自小便就被帝尊捧在手上的明珠,未见其容便就以觉倾城,川公子,好福气!”

    说话的自然是乌河上古仙门的古木传奇,他一双眼睛一直盯在一些不该看的地方,暗自称赞,隐隐垂涎着。

    叶枫与顾恒同时眉头微觑,双眸之中纷纷泛着寒光。

    有些人,就是嫌着日子过得太安稳了,于是乎就开始寻求生与死的极致快感。

    古木传奇这轻佻的眼神慕情看不见,看见了那定是一脚教他做人的,但也无事,毕竟这并不妨碍着有人替慕情教古木传奇他好好做人。

    就在连尊座之上的慕无雪都想一巴掌拍死古木传奇的时候,慕情只听右手边的一侧有个十分懒散不修边幅的声音忽然响起。

    与左侧的那道粗狂之声十分相反,声沉略细,充满敌对讥讽意味。

    “哎呦,你这古墓,真当是该埋在土里长萝卜了哟,啧啧,为老不尊,为老不尊,出门儿别说你跟我认识,我可丢不起那人。”

    琅夜行手举酒杯,一脸嫉恶如仇的瞄着面对面的古木传奇和星道明二人,在他眼里,眼前这两人那可是没一个好东西。

    只能说在不是人这方面,各有各的千秋。

    古木传奇这人有野心,年过四十,啥都挺好,就是有点儿好色。

    听见琅夜行又站出来挑事了,刚被压下去的硝烟瞬时又弥漫了上来,当即吹胡子瞪眼,伸手指着一脸满不在乎的琅夜行,随口就质问道。

    “你这臭蟑螂你说什么呢你!”

    “说什么你没听见啊,是聋了还是身兼智残了?”

    “噗嗤!”慕情在喜帕下强忍着憋笑,真是连脚趾头都用上了。

    这后面拐着弯儿骂前面那个人的人,可真是有意思啊,就不知这个人是谁。

    慕情在喜帕之下泛起了浓浓的好奇心,对于如此耿直直爽的人,真是打心眼儿里的敬佩。

    猩猩惜猩猩,一惜之隔。

    此时站在火红喜庆的极光殿内,一身嫁衣如火的慕情,可真是半点儿女儿家即将出嫁拜堂的紧张与娇羞都没有,活像是个来串门儿的。

    “啊啊啊!琅夜行!你找死!今日我就要让你见识见识我威武刀的真谛!看刀!!”

    古木传奇是真急了眼,如此被当众羞辱,好歹身为一门家主的他,自然挂不住了脸,当即不管不顾的就抽家伙就往前干,丝毫没把眼前帝女大婚一事放在眼里。

    之前还有出言相劝三弟莫要冲动的星道明此时出奇的安静,稳坐在一旁沉默不语,闭目凝神之态就像是对于眼前所发之事一概不知一般。

    星道明心里的算盘打的很响,既然极北帝女已经来了,那么这就说明今日圣物传承就一定会开启,无了顾忌,那么今日越是够乱,就越是能趁了他毁去圣物的心意。

    琅夜行见到上古传奇还真当着极北帝主的面抽出了刀,丝毫不顾及今日是帝女大婚,眉头一挑,微微有所收敛。

    没有像古木传奇一般的拔剑相向,而是一手捏着眉心隐晦的看了一眼上座已经有了开始温怒的慕无雪,一边摇头甚是替古木传奇感到同情道。

    “说你傻你还真是个没带脑子来的,啧啧,你当初是怎么坐上的家主之位?我很怀疑你是用了某些不正当的手段..........”

    琅夜行纹丝不动并不是他自诩厉害至极,而是因为此时的他很清楚,眼下这阵仗根本就不用他出手,自会有人替他收拾了眼前这爱挑事还身兼智残的家主。

    帝女大喜之日,岂会容旁人随即破坏。

    不过原本琅夜行他口中所说的话就只是一句随口无心之话,谁知却又更加激怒了古木传奇。

    别说,古木传奇当年能够登上家主之位,还真是用了残忍手段毒害了本该继位的兄长换来的,只不过这些都是辛秘之事,能够知道这件事的人,早已经在多年前死光光了。

    眼下被面前的琅夜行好巧不巧的提及并且正中下怀,本就恼羞成怒的古木传奇自然更是乱了心性,大发雷霆,雷霆万钧了起来。

    “宵小之辈!口处狂言!!!拿命来!!!”

    心虚之人,从来听不得事实之言。

    呼的一阵狂风,掀起了殿内无数红帘。

    古木传奇是动了杀心,他想要杀了眼前早已看不顺眼许久的琅夜行。

    身为乌河之主,自等位的那一年开始,眼前这比自己要早一年坐上家主之位天山家主就处处针对于他,若不是琅夜行处处之事都有他从中作梗,古木传奇想,他怕是早就带领乌河成为了五大仙门之首的首!

    痴心妄想总是要有的,古木传奇一心致力于成为众中之主,让所有人都臣服于他,这也许与他自小总受同龄人欺负有些关系。

    常年累月下来的负面情绪,造就了一心只想做人上人的疯狂欲念,也最终让他亲手杀害了唯一的兄长,夺得了家主之位,开启了野心勃勃之路。

    说来古木传奇的样貌并不是无恶不赦的那种人,但他也绝对不是个什么好人,年过四十,仍旧致力于权利之争上。

    尊座在上的慕无雪虽然有能力一击制止古木传奇当下的挥刀之举,但此番五大仙门不请自来齐齐而道的场面,致使慕无雪不得不多思虑一些。

    琳琅阁主琅夜行看起来的确令人多有好感,但谁也不能明确的就说,他就不会成为极北的敌人。

    今日绝不会是太平的一天,为了极北安危,慕无雪没有理由不去选择五大仙门间的内里争斗,虽然不确定五大仙门今日到来的最终目的,但却知绝不是什么好事。

    与其坐以待毙,也许五大仙门间先内乱起来,之后圣物传承的事情,才会有更多一层的安全保障。

    不是很确定,但慕无雪隐隐有感,怕是此番五大仙门而来,就是为了极北圣物。

    极北圣物是极北历代相传下来的神圣之物,此物蕴含之力极大,形为香炉,相传得圣物者可御天下无人能驾驭的神秘之力,而极北圣物的存在,也正是这么多年来,极北之地能够稳坐各大仙门之首中领仙门位置的根本原因。

    曾经数许年前天下仙门各自为营,争相敌对争做盟首,导致当时的局面死伤无数,民不聊生。

    后来是极北之地的一位帝主手持极北圣物,在短短数许之日内快速平息大乱,威慑天下仙门,从此仙门五首脱颖而出,极北之地尊为领仙门,用以制衡各仙门间的平衡,使得仙门混乱的局面平息,无辜黎民百姓终得脱离苦海。

    这么多年以来,五大仙门觊觎极北圣物之力,所以即便是极北数位帝主更替,但仍旧敬以极北之地为尊,也正因为如此,领仙门在五大仙门之中,一直都是超然的存在。

    说来可笑,本是百家脱颖而出的五大仙门之首应为人上人,却是在这众首之上还有个领仙门,在一般人看来并无所谓,毕竟领仙门从不参与各大仙门之争,只是在必要的时候出面,加以制衡各大仙门,但这要是在有些人眼里来看,领仙门就是阻碍他们带领门下子弟登顶的第一障碍。

    所以,倘若想要真正坐上众中之首,成为真正万人之上,让众仙门马首是瞻,那么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毁了领仙门。

    位高权重者,缺的从来都不是什么野心。

    慕无雪静观其变着座下之态,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出手,再者今日还是爱女大婚之日,身为主婚人的他,更是不能轻易出手。

    旁人乱是旁人的事,自家人乱了阵脚,那说出去就是笑话了。

    身为极北帝主,亲自出手难免会有失身份。

    古木传奇手中挥舞着大刀直直冲着隔着数许之远的琅夜行扑去,而琅夜行依旧没有拔剑的意思,似乎胸有成竹的知道会有人替他收拾眼前袭来的古木传奇。

    酒杯依旧潇洒的拿在手中,慢慢悠悠,不缓不急,琅夜行还有心情继续调侃着迎面凶光的上古传奇,道了一句。

    “哎呦呦,不得了哟,刀兵相见在帝女大喜的日子里,哎呀呀,好怕怕,来人呀,快来把这个智残人士拉出去...........”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眼前这事和他没关系,都是古木传奇一个人的锅,他不背!!!

    就这般还不忘嘴上威风。

    耿直直率,但也同样的有勇有谋。

    慕情早已背着身侧喜娘偷偷的掀开了红盖头的衣角,再众人焦点都在古木传奇的那把刀上大惊之时,悄悄的瞅了瞅处在身边右侧的那个让她好奇不已的中年懒散男子。

    “这个人是谁呀.........”

    慕情小声嘀咕了一声,却不料真的得到了回答。

    “两百年前天山琳琅阁阁主琅夜行。”叶枫在慕情身边低声提醒到。

    “什么?他就是琅老大!”

    慕情小眼睛一雪亮,琅夜行这人可是天山之地有名的行侠仗义之人,那是同慕公子一样有知名度的。

    仙门传记里曾记载,天山苍穹的前身是琳琅阁,因五大仙门动荡而更替的仙门之名。

    在某种程度上,琅夜行也算得上是慕情半个曾曾曾师尊了!

    一睹尊容之后,慕情在心里对琅夜行的佩服又是更上了一层。

    以她多年所见各行各色诸多之人的阅历来说,琅夜行这侠肝义胆的正直长相,绝对算的上位是典型的江湖侠义之士。

    此模样之人十个有九个都是心怀正义的,唯一一个不心怀正义的也绝对是毫无城府野心老老实实的那种人。

    要问为什么慕情她能够如此笃定,不要问,问就是天下正义一抹红慕公子的眼缘!

    其实身处极光殿内,极北最为神圣的地方,更是在帝女大婚之宴上,慕无雪不动并不代表着...........

    ............


  

  

http://www.ncmhw.cn/94_94964/388187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cmhw.cn
创世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cmhw.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