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清且涟漪 > 肚子鼓鼓胀胀不舒服 - 男人会性冷淡吗
    第九章  寤寐思服 辗转反侧

    如愿所至,很快刘贺就收到了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三个月的修养期也把身体上的累与痛慢慢治愈,心里的累与痛却依旧持续,虽然已经离开清圈一中,但每个夜晚在梦里刘贺都还是置身其中,梦中老杜说即使考上大学在未正式开学前依旧需要留住学校,反反复复每天晚上都做这样的梦,以至于刘贺宁愿不断熬夜也不愿睡着,极差的睡眠质量也让刘贺情绪和精神都变得越来越差。

    父亲一方面要不断在外应酬,又要时刻照顾刘贺的感受,处处迁就着刘贺。

    同时,为弥补父母心中的愧疚,父亲给刘贺办了一个银行卡,往里面存了920万,作为刘贺四年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密码也正是刘贺的生日。

    三个月的假期对刘贺简直就是煎熬,他盼着赶快开学,一方面可以不再重复着做同样的噩梦,彻彻底底脱这一年的炼狱纠缠;另一方面也可以赶快一个新的开始,太多想做的事在等着他,太多的人他在等待。但越是期盼时间却过的越慢,自己苦苦熬过了高考却还得继续接受噩梦的煎熬。

    终究,不负等待,漫长的三个月总算过去,在期待中初秋刘贺迎来了值得高兴的开学季。这对刘贺来说算是一个痛苦的终结吧,也许真正踏入大学校园时噩梦将不再延续,心情也将不再压抑。

    父亲推掉所有的应酬和工作,全家一起驱车前往南京。

    当刘贺站在这所百年名校门口时,若有所思,百感交集——这里就是自己奋斗四年,披荆斩棘,艰辛前往的目的地。而这所百年名校也似乎是一直在等待他,深沉而悠扬。

    望着校园里一个个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青春而阳光,婉然一股清流,高高的梧桐树茂盛无赛,把中间的小路完完全全的遮挡了起来,在夏末的季节阳光透过茂密的梧桐树叶一缕一缕地射在地上,中间穿行着一个个仿佛被释放的美丽,没了高考的压力,没了失败的担虑,一个个年轻的身上都洋溢着自信和朝气,刘贺好喜欢这种感觉,相比清圈一中的炼狱,这里真是心灵的天堂。

    就在此时,几名同学手持话筒和摄像机朝刘贺走过来,显然,是校通讯社的学长学姐。

    “叔叔阿姨好,帅气的学弟好,我是法学院二年级法本的,也是咱们校通讯社的,学姐能针对大一开学采访你几个问题吗?”小姑娘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很有礼貌的和刘贺家人打着招呼。

    “可..可以啊,哦,学..学姐好。”刘贺第一次被人采访,看着有摄像机和话筒,再加上对面是个如此漂亮的学姐,这么多人都是专门针对他一个人的,他莫名的很紧张,以至于紧张的说话都不连贯,还差点忘了和学姐打招呼。

    “噗,学弟你不要紧张,我就随便问你几个问题。要不我就先问叔叔一个问题吧。”小姑娘被眼前这个傻小子给逗乐了,顿时觉得这个傻乎乎的小帅哥很可爱。

    “叔叔您好!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每逢大一开学都有无数家长来送,而高中毕业的学生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却还需要家长陪同来报到,您觉得现在的孩子如此缺乏独立能力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笑归笑,小姑娘话锋一转突然问出了如此犀利的问题,明显把矛头指向刘贺,暗指刘贺缺乏独立性。

    “额...”父母俨然被问蒙了,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同时不自觉的把头转向妈妈,可妈妈也被只是尴尬地笑了一下不知如何回答。

    “是这样的,学姐。”刘贺看到父母尴尬的神情,突然有种被刁难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家里的豪华奔驰在这校园里太过扎眼而引来同学敌视般的责难,但这个女生的问题直接针对他父母,话语中充满挑衅,于是,刘贺忍不住接过话茬。

    “我爸妈来送我有三个原因:一是路途遥远而我行李众多,我一个人拿不了,父母来主要是帮我送行李。二是我父母送我之余还主要是以参观旅游为主,夫子庙、中山陵和总统府等才是我父母此行的主要目的。三是每个父母都想看看自己孩子四年学习和生活的环境如何,我们这些做子女成功的快乐也是家人的快乐,与父母分享快乐不是什么溺爱造成的吧?”刘贺的回答也毫不留情,在这沉稳而条理的回答中充满了对家人的保护和对刁难的抵御,清圈一中并不是仅仅磨砺了刘贺的心志,更锤炼了他的心智,使其能力更加非凡,思维更加睿智。

    几位学姐学长瞬间语塞。土生土长的江苏人自然体会不到到外地就读时父母和家人的心境,主观的臆断和盲目猜想让他们被堵的无言以对。

    “哦哦,不好意思啊学弟,我不是针对你,我的话可能让你引起不适了。我是说别的同学,那些需要父母送,哦,不,那些不能独立的或很难独立的同学...”漂亮学姐也被堵的语无伦次,笑的也不自然了,这和她预期的不一样啊,弄得她后面精心准备的台词都用不上了。看着刘贺坚定的眼神和自信的神态,她迟迟说不出话来,气氛无比尴尬。

    “军训一结束后我就要回家一次,回家是我自己独立回去,再回来也肯定是我自己坐火车来,时间仅隔一周,其他同学想必也是和我一样,倘若人人都能一周内变得具有独立性,那也不存在溺爱不溺爱,独立不独立的问题了,但是,很明显却存在一些人看问题过于片面化、主观化的问题。”

    一时间这个学姐被刘贺说的哑口无言:“谢谢你的回答,那就不打扰你们啦,祝你开学愉快哦!叔叔阿姨再见!学弟再见!”

    几个人匆匆转身离开,无比尴尬,而这位采访的小姑娘临走时却颇有意味地看了一眼刘贺。

    刘贺被刚才的采访弄得有些不自在,美好的心情瞬间被破坏,望着其他父母都帮孩子提着包从校园外往宿舍楼走,唯有他坐在奔驰一路开进校园,刘贺感觉十分不自在,自己一个人拉着行李箱径自往报到处走,父母无奈地望望刘贺,也只得替他拿着东西跟在后面走。

    报到处人满为患,在奋力挤进人群后,终于排到了自己,登记人员是自己学院的一位学长,刘贺匆匆领了钥匙就连忙扛着行李奔往宿舍,父母也急匆匆的拎着包在后面追,宿舍楼没有电梯,刘贺宿舍在三楼,等爬到三楼后父母已经气喘嘘嘘。

    望着一直跟着自己跑来跑去的父母被累的瘫坐在床边,父亲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透,刘贺突然有些难受。长期以来,自己吃苦吃习惯了,却实在不忍心看父母跟着自己吃苦,刘贺此刻只想和父母赶紧吃完午饭送走他们,剩下的路自己来走,以后的苦自己来吃。

    然而,正当一家人放下行李正要出去吃饭,另一个同学大包小包的走进来,并直接把行李扔到刘贺床上,刘贺一愣,对方却声称那是他的床铺!

    两人开始互相证明,其他舍友说看到登记表上那个床铺的同学姓张,不姓刘,恰好那个同学叫张冬鹏,刘贺一下茫然了,他忽然意识到肯定是那个学姐登记错了,他急忙和父母拿着行李跑到报到处,但此刻报到处已经没人,估计已经都去吃午饭了。

    夏末的余热还未消除,艳阳高照之下天气还是非常炎热。刘贺身上已经被汗水浸透,父母也累坏了,全家此刻无处可去,只能坐在餐厅门口的台阶上等待。刘贺望着父母坐在地上,学生们在餐厅门口来回出入,心里一阵酸楚。

    刘贺跑到餐厅打算买点饭给父母吃,可餐厅告知必须用一卡通才能买,而且在报到登记时会和宿舍钥匙一起发,刘贺突然意识到这个粗心的学长不光给他登记错了宿舍号,还忘了给他一卡通。

    刘贺又累又气,烦闷无比,然则无奈,只得等待。

    说好的下午两点报到处的工作人员就到,然而直到三点也未见半个人影。一家人在地上坐了近三个小时又累又热又饿。

    正当刘贺安耐不住脾气时,远处几个人晃晃悠悠走过来,刘贺一眼认出那个学长。

    然而,无论刘贺和家人如何给他说,这个学长始终不信他们的话,始终坚信自己不会登记错,更不会漏发一卡通。在刘贺苦苦哀求下,这个学长才很不耐烦地勉强答应。

    一查,果然给刘贺说错了宿舍号,一卡通也还在他手里,他一声不吭地给刘贺,连声道歉也没有,刘贺瞪了他一眼,憋着一肚子气没和她理会。此时的全家都已疲惫不堪,没有了任何兴致。放下行李,父母开车离去。

    劳累了一天,也结束了一天的狼狈。刘贺与舍友互相介绍熟悉后,整理好物品,收拾好床铺,直接躺下。

    夜里,想起父母今天一天跟着自己受累,刘贺心里十分愧疚,觉得自己很无能,想想那个学长如此可恨却又无可奈何,而这,也竟是自己多年来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报到第一天,让他感觉到巨大的落差和深深的疲惫,后面的四年又将会如何,刘贺一想就感觉特别累,索性不再去想了。

    过度劳累使刘贺已经撑不住,昏昏沉沉睡着了,梦中老杜又跟了过来,刘贺梦到第二天去教室一看班主任居然是还是老杜,梦中老杜说清圈一中毕业的学生到了大学也得由清圈一中的老师来教,然后又开始了跑步、模考....

    刘贺突然从梦中惊醒,一头虚汗,睁眼看到身边熟睡的舍友,看到自己躺在大学里的床铺上,刘贺的提起的心一下子放下了。刘贺不敢再睡,呆呆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生怕一觉醒来这一切都是假的。

    第二天一早,全体同学都到阶梯教室开会,刘贺才知道,原来大学里没有班主任,只有辅导员,而且让人意外的是辅导员还是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刚刚研究生毕业然后考到了这里。

    这个辅导员身高只有一米四八,脾气很大,班会第一句话就是大学四年不准谈恋爱,这让所有同学都很意外,刘贺猜测辅导员应该是个子矮大学没谈过对象,所以心里嫉妒,也不让他们谈。在简单的强调了下纪律后,军训开始。

    全部换上军训服后,女生们黯然失色,男生们平淡无奇,但刘贺一身军装却显得帅气凌然,高高的个子,俊俏的脸庞,温文尔雅的举止,不禁让很多女同学花枝乱颤。

    军训是累的,但并不苦,因为中间会有很多互动活动,要么唱军歌,要么夜里坐在草坪上做游戏,同学渐渐熟悉起来,几天的军训让刘贺身心都无比放松。

    然而,多天的军训班里很多女生都在偷偷关注着刘贺,但其中有一个女生却让刘贺感到一种熟悉的感觉,从徐清敏、邱艳默到楚离雪、宫婷婷,再到翟艳,一种难以言表的感觉让刘贺想排斥,却又不想打破这种朦胧的暧昧之美。

    这女生叫上官晓晴,超高的颜值,清纯可人的外表,亭亭玉立,标准的江南美女,能考上南大算是真正的集才华与美貌与一身了。每当她的偷看被刘贺发现时,她那慌乱又故作镇定的样子都让人感觉无比可爱,虽然一身军训服,却遮不住她女神的气质,也同时让所有男生都为之倾心。

    然而对于刘贺而言,曾经对的徐清敏的情愫如同未曾绽放便已枯萎的花骨朵,注定萌生夭折;对邱艳默的疯狂如同烈火中的玫瑰,注定香烟陨损;对楚离雪的山盟海誓,地老天荒,到头来也空空如也,虽然刻骨铭心难以忘却,然而人海茫茫,缘分也算就此中断。眼前的这个上官晓晴或许也只是刘贺人生的一个过客,如同天空一卷唯美的舒云,终归会散去,注定散场的相逢不如未曾开场,注定遗忘的相识也不如未曾遇见。

    晚间活动时,教官为了煽动氛围,组织学员开展了一个男女生分组对抗的游戏,每组输的学员都要接受惩罚,刘贺兴致盎然,在睿智的努力下,刘贺带领他们小组获胜,而作为对手的女生小组却输了,男生一股脑地起哄要看女生接受惩罚。

    谁知,教官出尔反尔,让获胜的男生小组领队和失败的女生小组成员一同接受惩罚,理由是男生不够绅士,居然好意思赢女生。刘贺被教官的这反转搞得哈哈大笑,也是好久未曾如此开怀的大笑了,他欣然接受了惩罚。

    但不知的是,教官的惩罚居然是让刘贺与输掉游戏的女生对视十秒钟,还得一起做一个共同的动作。刘贺一听立刻有些紧张和后悔,因为与他对视的女生正是上官晓晴!

    刘贺低头盯着眼前的这个女孩,想想初识时目光相碰的羞涩与紧张,如今却近距离站在一起,目光相对的凝视彼此。

    “刘贺,亲一个,哈哈。”男生们大笑着起哄,面对大众女神都想借助老实巴交的刘贺调侃一下她。

    “晓晴,给他一个耳光,哈哈。”女生们在大笑中也无脑地呐喊着。

    上官晓晴羞涩无比,双腮绯红,心跳加快;而刘贺则紧张的额头出汗,不知所措。十秒的短暂对视对于两个羞涩的大一新生而言又是如此的漫长。

    望着晓晴,刘贺瞬间想起离雪,路灯下的相约是他终身难忘的第一次心动,而眼前的场景又是那么似曾相识。十秒结束,晓晴心中已经把刘贺深深印在心里,而刘贺也再难以忘掉这个在全班同学面前与他互相凝视十秒的女生。

    伴随一周的美好回忆,军训结束了。这期间,刘贺与同学们变得熟悉,既收获了友情,也收获了女生们对刘贺的爱慕之情。或许真正的大学生活也从此开始了,然而,实现曾经的梦想后,刘贺变得茫然了,他不知道自己下一个目标是什么,不知道当下自己又该干些什么。

    由于国内的教育体制偏向于两端,一是经济发达的北上广深等城市分数极低,另一个是经济落后的云贵川和西藏、新疆、青海等省份分数也极低。而且,经济发达和贫困落后的地区的学生占的比重很大,这也导致向刘贺这种普通省份的学生轻松成了学霸级人物,在失去地域照顾的高等教育上,公平性极其凸显。

    首先是全校摸底考试,考试内容为高考题,考试试卷全部统一,结果刘贺轻松引领全班第一,高出班里西南地区一名考生200多分,因此,刘贺也成了班里同学集体瞩目的人,而女生们则对刘贺爱慕之情有升无降,真心始于颜值,陷于才华。

    紧接着大二学长学姐们开始对他们进行狂轰滥炸似的拉拢入社团,形形色色的社团让他们眼花缭乱,他们只负责坐在教室里老老实实的听,然后无数学长学姐轮流上讲台给他们介绍、鼓动。

    突然间刘贺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脸庞,他立刻回忆起那正是刚入学那天采访自己的通讯社学姐。原来她叫辛若芷,是通讯社的会长,口才很好,一身时尚打扮人又漂亮,惹的小学弟们纷纷投诚,通讯社在社团招人中大获全胜,凭借辛若芷的颜值,通讯社报名人数爆棚。

    然而,对刘贺而言,辛若芷身上散发一股浮躁气息,各式各样的社团更是千篇一律,让人感受不到它的精神价值和意义。异于他人,他选择了一个十分遇冷的邓小平理论研究会。

    大一都是公共课,无非是英语、计算机,再者就是中国特色的必修课程——毛概、马修。正式开课后,刘贺感受到了中国最真实的大学生活:白天无聊的课程让人昏昏欲睡,晚上没有自习在宿舍无所事事。

    刘贺难以摆脱高中时养成的习惯,尤其在清圈一中对他的影响,他精神状态上还没有适应松散的大学生活,闲下来的时刻他会有种莫名的空虚感,负罪感也随之而来,唯有忙碌而充实的生活才能让他心中感到踏实。

    于是,刘贺成了同学们眼中的另类:不上网吧,不打篮球,不谈恋爱,更不玩游戏。他不喜欢人多的图书馆,只是喜欢一个人带上一本单词书去没人的教室背单词,抑或找个没人的地方愣神思考。

    突然一天,刘贺收到了社团面试通知的短信,落款居然不是邓小平理论研究会,而是——通讯社!

    无聊的舍友冲着辛若芷都报了通讯社,虽然刘贺未报,却也莫名其妙的收到了面试通知,舍友们一个个“梳妆打扮”,拉着刘贺一起前往面试。刘贺无奈之下被带了过去。

    刘贺是1号,被率先叫进面试室,刘贺怀着无奈而揶揄的心态,苦笑一声,走进教室。

    “你叫刘贺啊,学弟。还记得我吗?”主面试官席上坐着的正是辛若芷,看着刘贺进来面带微笑的主动询问。

    “学姐您这又是何必呢,我明明没有选择通讯社。难道贵社招不到人了吗?”刘贺知道,定然是辛若芷故意给他发的短信,越是强势,越是让刘贺有抵触。

    “嘴上说不想加入,那为何来面试呢?既然来了,何不认真对待,这也起码是对我们的尊重啊。”辛若芷并不狡辩,但也不依不饶。

    “行,我不善言辞,没有时间,更无精力,我就是个枯燥的人,一个没有脱离慵懒散低级趣味的人,贵社愿意要我的话,我很愿意加入啊。”

    “好,就这么定了,你被录取了。以后你得保证随叫随到哈,社团活动,不容耽搁。”辛若芷很开心,直接答应。

    结果整个宿舍就刘贺一个被通讯社录用。可在刘贺却心如止水,看淡了一切虚名和不切实际的情愫,在他心里似乎成功与失败,抑或是得到与失去都难以让他再度心生波澜。

    而后与上官晓晴的多次校园邂逅,在集体活动中频繁互动也让刘贺开始慢慢关注这个女孩,唯美的缘分,清纯的外貌,清新的性格,他实在想不出对这个女孩的芳心相许保持排斥的理由,曾经麻木的心慢慢恢复,冰冷的过往慢慢消融。

    与此同时,辛若芷给刘贺封了个通讯社干事的职务,并假借社团活动的名义,开始频频联系刘贺,辛若芷在外人面前趾高气扬,在刘贺面前却温顺柔和,尽显淑女风范。频繁的聚餐、小团体活动,以及她与刘贺的亲昵互动,让刘贺有些招架不住,本来松散的大一生活被辛若芷占去了大部分。但刘贺对上官晓晴的认可让他时刻保持着清醒,在他心里,情感的寄托就是择一人心安,择一城终老。

    然而,焦灼、平凡、平淡的大学生活却都被这特殊的一天打破了。

    如往常一样,刘贺站在逸夫楼图书馆门口还书,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闯入刘贺的耳中,刘贺心中立刻剧烈地颤动起来。

    多年来一直只存在于刘贺回忆中的声音陡然响起,这是埋藏心底深处一年多的声音,他敏锐而惊觉的快速张望四周,可仍未发现那他日思夜想,心心念念的人——楚离雪!

    这个声音让刘贺又惊又喜,心里顿时剧烈翻腾,紧张到让自己呼吸困难,他飞奔跑入图书馆,在密集的书架和穿梭的人群中急切地搜寻着,但却始终未曾看到那个自己思念的人。

    他不相信是误听,因为那个声音他是永远忘不掉的。于是,刘贺又乞求图书馆管理员为自己查询刚才的借阅记录和还书记录,好在管理员是个兼职的大三学姐,看到帅气的刘贺很痛快的答应了,然而,终究是一无所获。

    回到宿舍,刘贺变得无精打采,闷闷不乐。慢慢地开始推脱社团的事情,也无心与舍友一同娱乐,更无心再去想上官晓晴。

    直到一个清晨,刘贺早早带着课本到教室准备上课,走进空荡荡的教室,趁着同学们都还未到,刘贺开始陷入愣神,不断想着楚离雪。

    “额...我可以坐这吗?”

    一声询问打断了刘贺的思绪,刘贺立刻惊醒着回过神来,一看居然是上官晓晴!

    “哦,当然...可以啊。”面对晓晴少有的主动,刘贺显得很不自然。

    “我看你这段时间好像有心事啊,有什么困扰可以给我说啊,我..可是咱们班的心理疏导员呀。”晓晴害羞地主动和刘贺攀谈。

    “哦,没什么,只是前几天在图书馆遇到个很像我高中同学的人,本来他乡遇故知很开心,但后来却没找到他。”刘贺向晓晴袒露心声。

    “哦哦。是...男同学还是...女...?”晓晴忍不住问。

    “男的。”刘贺明白晓晴的心意,他不愿让晓晴多想。

    “嗯嗯,不用担心,我能帮你。”晓晴望着刘贺,坚定的说道,好像在整个学校的茫茫人海中找一个同学对她这个新生来说很简单似的。

    刘贺莞尔一笑,礼貌地拒绝了,因为他不想为难晓晴。

    “你不用担心,我不行,但我认识一个可以帮你的人。”说罢,晓晴低下头,仿佛在做什么决定。

    刘贺望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他不明白自己为何只为离雪而失魂落魄,又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珍惜眼前的这个她,曾经梦想与现实的挣扎,失去与得到的失衡,再加上现在离雪的虚无缥缈,一切都让他变得动摇。
  

  

http://www.ncmhw.cn/134_134023/384825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cmhw.cn
创世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cmhw.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