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清且涟漪 > 为啥折叠床睡醒来浑身不舒服 - 王爷在上:废柴小姐求指教大结局无弹窗
    第八章 凤凰涅槃 炼狱重生

    面对高考的失败,全家一筹莫展,刘贺更是变得日益消瘦、沉默寡言。

    消沉了几日,家里突然来了一位中年男子。

    “你好啊,请问这是刘贺家吗?”中年男子热情而礼貌的问道。

    对这个完全陌生却又知道刘贺名字的中年男子全家都一头雾水。

    “我先自我介绍下吧,我是清圈县一中的老师,我叫杜茂阳,是你们班一个叫王猛的同学推荐我来找你的,听他说你今年高考没发挥好,不知你想不想再复读一年?”

    听杜老师说明了来意,刘贺一下豁然了解了,清圈县是市里最靠北的一个偏远县城,清圈一中的高考升学率连年位居全市第一,主要是因为这所学校以招收复读生为主,但极少有人在孩子落榜后把孩子送到这所学校复读,因为清圈一中号称——“炼狱”。

    每年清圈一中都会派老师在全市范围内搜寻有潜力的高考落榜生,而王猛也高考落榜,因成绩较高,很有复读潜力而被四处招生的杜老师从他班主任那挖来,同时王猛又推荐了刘贺,看了刘贺平时的成绩,杜老师对刘贺充满信心,从而不辞遥远路途,四处打听,最终找到了刘贺家中。

    此时已经无路可走的刘贺又听到好兄弟王猛也去,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可刘贺父母看到消瘦的刘贺,虽然口上答应,心中却多少有些不忍,毕竟清圈一中高强度的军事化管理,“炼狱”之称名副其实。

    “两位家长请放心,外界传闻清圈一中是什么炼狱啊监狱啊啥的都是假的,我们就是一所正常高中,只是因为其他学校跟我们抢生源,故意恫吓家长,让他们知难而退罢了。机会很关键,为了孩子前途,可不能犹豫啊。”刘贺是杜茂阳此行的最后一名学生,怎会轻易放过。

    经过老杜的百般说辞,又看到刘贺一心想去,父母最终妥协了。

    考虑到清圈县路途遥远,而车站相距甚远,刘贺父母租借了一辆面包车,第二天清晨,刘贺背上三年以来的高中课本及资料,拿上被褥衣服匆匆赶往清圈一中报到,一路奔波后,全家来到了传说中清圈一中。

    陈旧的教学楼,参天的合欢树,宽广的校园广场和淳朴的同学无不让刘贺感觉到一种宿命感,从一所较差的民办高中一下到了学霸遍地的高考圣地,不由地令刘贺肃然起敬。

    老同学王猛已早早来到这里,看到曾经的老同桌,刘贺心中略有酸楚,曾经一起奋斗拼搏,如今一起败北,又一起远赴他乡重拾梦想。

    这里没有了歧视,按身高排座位。老杜把他们俩调到一起,虽然信心不足,但两个人还是暗暗下定决心要在这异域他乡再度爬起。

    满怀期待的第一天复读生涯开始了。刘贺与王猛完全没料到是如此的模式,刺激而紧张,励志而“销魂”:

    时间都以分钟计。早上5点准时起床,然后5点01分到教学楼下集合,从宿舍到教学楼有600多米,一个个都如同躲地震一般从宿舍迅速飞奔到楼下然后狂奔到教学楼下,近一千名高三学生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在校园,景色尤为壮观。

    刚到楼下还未等大气喘完,迅速报数排队,5点02分准时开始跑步,而且老杜带队,边跑边喊口号,紧张急促的感觉也让刘贺激情迅速燃起。

    跑完步,5点28分准时到教室读书,直到7点40结束。而距离8点上课,中间只给出20分钟吃饭时间。教室到餐厅隔着广阔的广场,只能再来几个百米冲刺,一个个边走边吃,狼吞虎咽。

    上课前,全体起立,撕心裂肺地大声宣誓:“我曾踏过书山坎坷,我曾渡过学海茫茫。......我没有失败的理由!”

    满满一屋子曾经失败的人,有过梦想,也有过痛,无数的痛苦在声嘶力竭的宣誓中得以宣泄,压抑的情怀在一顿鬼哭狼嚎的宣誓中得到释放,慢慢修复着早已疲惫不堪的的自信,治愈着千疮百孔的心。

    一天的课程排的密密麻麻,时间也异常紧凑,等挨到下午下课时,所有同学都精疲力尽。如此都高强度复习模式和之前截然不同,但刘贺沉浸在这种炼狱式都锤炼中,这样使他无暇去思考过往,有的只是在这种高度紧张和疲惫中麻痹自己,越是如此,他心中越发安定。

    其实,清圈一中在外界始终保持神秘,高强度复习并非它成功的真正致胜之处。随着课程都开展,刘贺开始意识到了,这里并非一所正规高中——而是一所考试培训基地,所有的学生都被培养成了无敌的考试机器。

    区别于刘贺之前所接受的“素质教育”,这里都老师只讲考试技巧,不讲理论知识,一切以考试为主,与考试无关的一律不讲,而且所有老师都是全校精挑细选的精英中的大神,深谙考试之道,应考和答题技巧老练独到,闻所未闻,所有题目都不需理解,只求会做。

    由于是第一天的晚自习,老杜打算用两个小时告诉这些学生清圈的精神和清圈的规矩:

    一是清圈一中信奉美国西点军校的管理模式。1分钟可以做很多事,所以清圈一中的时间都是按分钟来计算。起床5点,5点01分集合,5点02分跑步,19分钟的吃饭时间。晚上9点31分下晚自习,9点59分统一关灯,班主任进宿舍巡查。同时,学校全封闭,一个月开放一次,期间不准踏出校门。

    二是清圈一中没有男生女生,只有学生。要求所有人不准用肥皂洗脸,以节省时间;不准晚上洗头,以防头发不干耽误睡觉;一个月休息一天。一个月内只有这一天可以做自己的事。

    三是班级不排名,但考试低于一本线者一律受罚。

    言简意赅的三条把所有学生吓坏了,尤其是女生,一个月休息一次就意味着一个月才能洗一次澡,一个月才能洗一次头,那如何能受得了?而且这些学生都是考试低于二本线的,如果要求每次都高于一本线会让所有人都面临被处罚。

    刘贺也从之前都失败和各种伤痛中惊醒,这炼狱的一年真容不得自己不全力以赴,严苛的管理、繁重的学习和精疲力尽的感觉不仅会麻木自己心中的痛,也让刘贺在绝望中看到了希望。

    渐渐地,几个月的学习让刘贺适应了这里的一切。女生们也都剪成了短发,男生们则因没时间理发而都渐渐留成了长发。一群为高考而疯狂而拼命的学子仿佛也被慢慢的机械化,成为了考试的机器。

    清圈一中,模糊了男生女生的界限,模糊了贫富的界限,更模糊的地域籍贯的界限,就这样一群为高考梦想而奋斗的考生聚集在了一起,为高考而生存,为梦想而发烧。

    很快,刘贺也在炼狱生活中迎来了自己又一个无人知晓的生日,吃着学校餐厅为节省学生吃饭时间而特制的“馒头汉堡”,淋着小雨,奔走在校园里,灰色的天空搅动着落魄的心,使对伤痛的麻木变为一种坚韧,让不甘化为不息,让卑怯化为自强。

    刘贺已经不知道支撑自己的动力是什么了,或许因为太多,或许因为太模糊,有时感情的伤痛、家庭的打击和学习的压力交织会突然使刘贺全身酸痛,绞心绞肺,但责任还在肩头,路还在脚下,梦想还在远方,昂起首,哪怕阴霾密布,哪怕心乏体累,一样前行,无法停歇...

    荏苒时光,随云而过。每份耕耘必有收获,炼狱之后,不是魔鬼也必将是弑神者。

    全市期中考试结束,全班109人,101人过了市里划定的一本线,109人全部超过二本线,而刘贺的成绩虽然排在中等,但已经远远超出一本线几十分,在这样一个北方大省,全国高考最难的地方,刘贺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佼佼者。

    然而,在这个陌生的环境,虽然有王猛,有新同学,但刘贺内心一样孤独无比,凌乱的感情已无处安放,最初的梦想也飘渺不定,看到其他同学陆续的收到他人的来信,也看到同学们兴奋而投入的回信,刘贺脑中却想不出可以寄给谁,也想不出谁会给自己寄信。深深的无助感,孤独感如影随形,再一次袭来。

    刚刚从期中考试的高压之下走出来,马上月度模考又要开始来。

    月考前夕的一天,天色灰蒙,冷风飒飒,到了傍晚,暴雨倾盆,狂风大作,瞬间吹尽了夏季都所有气息。所有同学都停下自习,望着窗外的狂风暴雨,树叶在风中急剧摇摆,狂风呼啸。刘贺本不理会窗外,但风声之大,雨下之急让他忍不住也望向了窗外,此刻,看着外面在狂风中看似要倾倒的杨树,刘贺突然想起了不知在何处都离雪,她在哪个城市,哪所大学,又是否因为暴雨狂风而无法回到宿舍,她身边是否有人在陪伴,她又是否也在想他.....

    转眼上学期期末就要来临,刘贺突然收到一封信,带着万分的好奇,激动而又迫切地打开了信封,当他本能地看了一眼落款后内心一怔——寄信人竟然是曾经的语文老师姜萍!

    看完信刘贺沉默了。原来姜萍在刘贺他们毕业后就辞职了,回到了县里老家参加了教师事业编招考,已经成功通过笔试面试,考取了当地的教师。在得知刘贺落榜后,也正是姜萍在辞职前极力向杜茂阳老师推荐了刘贺,并让王猛予以转达。

    刘贺出现幻觉时,姜萍一直在关注着刘贺,她看出刘贺心中的惶恐不安,看到刘贺在各种有形无形的压力面前的胆怯,于是,姜萍替代了刘贺的父母,用她的关怀让刘贺感受到亲情,同时,姜萍还想激起刘贺心中最美好的爱,制造有女生暗恋他的假象,以此让刘贺能感受别人对他的认同,她相信在情感的温暖中,刘贺的心结会消退,刘贺的恐慌会消融,所以她偷偷写了那封信:“我相信你,你是我的彼岸,我想成为你的信念,在秋季的清澈和冬季的明媚里,我的心都和你在一起,无论哪里,不论何时,我将一直都在!”而也正是因为刘贺错把这个当成离雪的表白,从而重拾自信,慢慢自愈。

    在姜萍心中也一直有一份对爱情的美好憧憬,虽是只为鼓舞,但她用心写下那份表白,把自己第一次的“告白”给了刘贺,从那以后她的心开始萌动,无微不至的关怀慢慢演化成一种情感依赖和寄托。最后,她向刘贺道歉,也祝刘贺能重新开始,成功通过高考。

    对于姜萍而言,正如她曾经的过往,并不是每一份爱慕都会两情相悦,并不是每一句祝福都能天长地久,也并不是每一个冬生春种都能开花结果,错的时间,错的地点,遇到了最正确的他,唯有放弃才有祭奠,定格成成回忆或许才能最美。

    新同学中也不乏众多对刘贺的爱慕者,帅气的面庞加上忧郁的气质,总能让众多女生芳心相许,坐在他身后的翟娇和翟艳两姐妹也不例外,而且翟艳漂亮清新,身上有一种宛如离雪的气质却又更胜一筹,若是翟艳芳心相许,任哪个男生也会心动。

    然而,失败的阴影和巨大的高考压力使刘贺对任何对他心生爱意的女生都避而远之。虽然,离雪已经消失在人海,或许已经和陈进耀恋爱,或许身边早有了人陪伴,过去的人和事都似乎距离自己已经遥远,早恋和暗恋更在刘贺看来成为一种如洪水猛兽,他不能再冒任何风险,也再也不愿辜负自己与亲人所遭受的一切,刘贺的信念无比坚定。

    马上到寒假了,所有人都开始为期末而忙碌奋战,寒假对刘贺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期盼,唯有高考逼近的恐怖。也就在这时候刘贺收到了第二封信,让刘贺惊讶地是信封上赫然印着复旦大学四个字,而寄信人竟是潘文静!

    高考结束后刘贺就未再和潘文静联系,就在刘贺落榜时,潘文静以高分考取了复旦大学新闻系,她从刘贺父母处打听到刘贺的所在。

    看到潘文静的信,刘贺内心既温暖又难过,文静仿佛已经脱离苦海,而刘贺仍天天生活在高考巨压的噩梦中,他由衷的替文静感到高兴,在文静面前刘贺没有嫉妒没有羞愧。

    文静告诉了刘贺她在大学的点点滴滴和对他的关注。生活在繁华的上海和万千人的艳羡中,远离刘贺,文静的内心却是平淡而孤寂的,她非常挂念着刘贺,当她知道刘贺去了炼狱清圈一中后,想想瘦小的刘贺,心中更是无比酸痛。信封里除了一封信还有文静做兼职赚的200元钱,看着文静用心写的字,看着皱巴巴的200元钱,刘贺五味杂陈。

    寒假回到家中,刘贺除了帮着父母干活就是学习,他想见文静却又不敢,一家人在破旧而又阴潮的家属院中度过了一个新年。

    五天后的大年初三刘贺又匆匆踏上了返校的路。班主任老杜和老伴连夜煮了两桶鸡蛋分给所有的学生吃,算是新年的问候吧。

    新年一过就意味着高考逼近了,在经历一次败北后,刘贺的心境变得从容坦然了。没有抱怨,没有奢望,此刻的艰苦卓绝会让内心愈发安定,此刻的顽强拼搏会让前路愈发明朗。

    的确,选择了复读就选择了追求卓越,选择了不甘平庸,唯有经过浴血奋战的高考才能让生命再澎湃一次潮汐,让人生再撞击一次命运。

    一如既往的高压学习生活没有改变,但临近高考所有人都时刻绷紧了脑弦,每当疲惫的一堂课结束后,刘贺总会不由自主地愣一会神,而也恰恰因为刘贺这不经意的举动让刘贺面临新的考验。

    老杜调整座位总是处于综合考量,为了让学生在更舒心的环境下学习,一般都是把关系好的两个人调在一起,同时男女生是绝对不可以做同桌的,所以像刘贺与王猛,翟娇与翟艳总是不变的同桌。

    经过年后的座位微调,翟娇和翟艳坐到了刘贺的左前方,而一直暗恋刘贺的翟艳也不好意思再默默注视刘贺了,但刘贺不由自主的愣神时却无意中正盯向翟艳的方向,而翟艳早就用余光看到,于是认定刘贺是喜欢自己的,由此整天欣喜无比。

    而不知情的刘贺慢慢发现了问题,翟艳总是在刘贺愣神时猛地回头看一眼刘贺,而且面带笑容,这让刘贺警觉起来。

    离雪离开后,刘贺都感情世界早就溃塌崩坍,剩下的只有梦想和麻木,自然地,无论从心理还是行为上,刘贺都极力排斥着翟艳。

    为了缓解高考压力,老杜是很鼓励同学们写信的,写给亲人同学,既能练习写作,又能释放压力。刘贺也陆续收到了潘文静的信,包括信中文静寄来的生活费,或多或少,但心意却总是无法衡量。看到信中文静满满的祝福和鼓励,想到父母也一样的期望,再望望教室里一群不分男女,不分昼夜奋战的同学,他也变得心如钢铁,意如磐石,初心不忘,矢志不渝。

    距离高考还有90天时,老杜突然大步流星的跨进教室,将手中的试卷猛地摔倒课桌上,原来班里的王玲玲和许松涛谈恋爱的事被老杜发现了,其实俩人在下晚自习时总是一起牵手回宿舍,搂搂抱抱已经不再避人,这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相信老杜也应该知道,只是不知为何老杜突然在这个时候大发雷霆。

    等成绩单发到每个人手中时,刘贺才明白,王玲玲和许文涛成绩双双垫底,如果这是高考就意味着这两同学又落榜了。老杜的震怒和王玲玲、徐文涛成绩的退后,让刘贺内心有种隐隐的恐慌和警觉,随着翟艳对他的穷追不舍、不依不饶和精神打扰加剧,他明白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出现闪失。

    刘贺的心开始躁动不安,熟悉而可怕的感觉慢慢回来,历经无数磨难,熬尽无数心血的梦想不能再有任何风险。

    课间,刘贺偷偷给翟艳写了一张纸条,走出教室时顺手塞到了翟艳手中,翟艳欣喜无比,当看到内容时心冷了半截,但刘贺的心意也让翟艳清醒,的确,选择复读就应以高考为核心,教室中满满一屋子学子曾经已经输都什么都不剩,生命中第二次为梦想而奋勇拼搏,不该心有旁骛。当一切只剩下高考时,高考也就成了一切,即使年轻,也输不起了。

    翟艳的努力克制,刘贺的极力抵制,本以为一切会安稳过去。然而,翟艳慢慢无法控制了,每当听到刘贺的声音或偶然间看到刘贺的身影都会让她心生波澜,爱意的表达可以控制,但爱慕的心无法停止,刘贺也很快察觉到翟艳的不淡定了,眼看高考逼近,一切的压力差不多快将刘贺的心压垮,梦想面前,一切皆要让路!于是,他暗下决心:变则通,不变则亡。

    一个自习课间,安静的教室,刘贺突然提高嗓门喊了一声:“滚!”,王猛一脸茫然,就是不小心胳膊碰到刘贺,使刘贺字写歪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事至于如此震怒吗,接着刘贺起身到办公室找老杜调座位,说和王猛有矛盾,临近考试了,老杜不想节外生枝,也知道考前焦虑是普遍现象,已经见怪不怪了,于是很快地答应了。

    就这样,刘贺被调到了教室最后面,此时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刘贺迅速调整状态,平淡地迎接高考。

    这一年的6月7日,刘贺的第二次高考如约而至,高考的到来,带着所有人的恐慌与期待,它是魔鬼,碾碎了无数人的期盼;它是天使,成就了无数人的梦想。

    又如去年高考时一样,也如当初离开母校时一样,烟雨纷纷。

    临去考场时,老杜亲自坐阵讲台,所有学生淡定地边吃着老杜老婆连夜煮的鸡蛋边看书,离考试眼看还有半小时了,老杜起身,所有同学立刻全体起立,在班长的带领下开始最后一次宣誓:“我曾踏过学海坎坷,我曾渡过学海茫茫。我没有失败的理由....”在高声的喊诵中,有人不禁落泪,或是为祭奠这最后的宣誓,祭奠这炼狱的一年青春。逝去的是青春,崛起的是梦想。此刻刘贺脑中闪现自己四年的辛勤与奋斗,看到桌上翻烂的一摞摞课本——是的,我没有失败的理由!

    在这个视高考如改变命运唯一出路的时代,考场外已经是人山人海,陪考的家长一个个翘首以盼,表情无一不是紧张担虑,同时警车、出租车和爱心公交也是齐备以待,占满了两边道路,昔日的小商小贩也消失了,整个清圈县仿佛都在等这一天。

    刘贺夹杂在考生群中前往考场,他知道,校围栏之外无数个期盼的眼睛不会有一丝的目光是注目自己,更不会有一丝的期盼是给自己,但他有自己的笃定就够了。

    突然间刘贺不再胆怯,不再低沉,他大步走向考场。

    第一场是刘贺得意的语文,发挥异常地好。旗开得胜对刘贺而言是很好的兆头。

    下午紧接着是第二场,刘贺的短板——数学,虽然心有顾忌和丝丝恐惧,但刘贺依然把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一天的考试结束后,卸掉一身的紧张,刘贺故意收起伞,淋着小雨漫步而行,一种久违的轻松感袭来。当经过校门口时,看着一涌而入的家长们,刘贺扭过头,没有任何期待和期盼,径直走向宿舍。

    “刘贺,刘贺...,这里!”刘贺隐隐听到人群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身穿白色短袖的漂亮女生在远处朝自己招手。刘贺先是一愣,而后突然兴奋起来,居然是潘文静!

    低沉的情绪被这突如其来的高兴一扫而光,刘贺激动的不知所措,潘文静看着浑身湿透又消瘦无比的刘贺一阵心酸,“你傻啊,怎么不知道打伞呢?你怎么瘦成这样了...”文静说着有点凝噎。

    “嘿嘿...伞...我忘打了,你怎么来啦,你今天不上课吗,你是怎么来的啊?”刘贺望着身边这个变化很大的文静,不住地傻笑,不停地问这问那。

    “你先别管我啦,走,我带你去吃饭去。”文静望着眼前的刘贺却有些高兴不起来,她不知道他这一年经历了什么,心中一酸,眼眶湿润了。

    两个人打着伞到校外的一个小饭店坐下,在文静面前刘贺没有自卑,没有任何都掩饰,只是一个劲都望着文静傻笑,而文静望着眼前的刘贺却只有心疼。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这么大了就不知道对自己好一点吗?”多年不见,文静心中早预想过无数个和刘贺见面的场景和对白,但看到刘贺的一霎那,除了心疼埋怨,已经说不出什么了。

    得知文静专程从上海赶回来,又连夜坐车从市里赶到清圈县,刘贺也实在未曾想到,两个童年的玩伴,虽然经过几次分分离离,但心始终连在一起,彼此都感情早就比友情更深入,比亲情更牢固。

    俩人边吃边聊,文静也耐心地教刘贺如何调整心态和做好考场发挥。对于这一代人而言,高考的重要性高过一切,或许只有趟过高考这道坎他们才能从容些,才能真正做自己。

    第一天的超常发挥,加上文静的到来让刘贺无比高兴,心中也变得无比踏实。第二天的考试似乎已经无关大局,刘贺忍不住与文静聊了很多很多。

    第二天考试顺利结束了,刘贺把四年所学发挥到了淋漓尽致,走出考场,如似梦一般的感觉,所有的重担仿佛都在这一刻卸下,绷紧的神经也开始慢慢放开,虽然全身放松了许多,但疲劳感瞬间从大脑到四肢占领全身,结果未知,刘贺那拉紧的心弦似乎还未彻底放下,虽然累虽然还为结果担忧,但一想到校园外有文静在等着自己,心情一下子大好,刘贺快步走向校门,当看到文静的时候刘贺又惊又喜,爸妈居然和她在一起!

    刘贺欣喜的跑过去,看到儿子瘦成这样刘母瞬间眼泪下来了,父亲也没想到儿子会变成这样:一头凌乱的头发,又长又乱,一看就很久没理了;本来就无比消瘦的身子又因为个子高而看起来瘦成了“排骨”;茂盛的小胡须加上消瘦的脸颊显得无比憔悴。

    父亲也被眼前的儿子弄的一阵心酸。家长们蜂拥而进,场面壮观,而校门也时隔一年后又一次完全打开了。

    眼看天色不早了,所有家长都在帮孩子收拾行李,校园里铺天盖地的都是人,三轮车源源不断地涌入,正当刘贺为他的行李犯愁时,父亲掏出手机给电话那头说让把车开进来,紧接着一辆奥迪A6和一辆奔驰商务车不停按着喇叭在三轮车中穿行而来,显得格外扎眼。刘贺本以为父亲租了一辆面包车,当看到司机下车称呼父亲刘总时,刘贺惊呆了,大脑一阵怔缩。

    “爸,你们怎么租这么好的车,有必要吗?”刘贺带着埋怨质问父亲。

    听到这话,文静一脸茫然地望着刘贺,她不知刘贺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

    眼看天色渐黑,大脑过度劳累的刘贺已经无力再去想这些了,等所有东西都收拾好,全家上车开始离开。

    刘贺望着车窗外的餐厅楼和宿舍楼,只是静静地愣神,心里已经无力再去想任何事了,毕竟自己背负了太多,经历了太多,忽然间,刘贺发现宿舍楼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王猛。

    王猛一个人坐在楼下的行李袋上,刘贺立刻下车奔向王猛,原来王猛父母在外地打工,家里只有年事已高的爷爷奶奶无法来接他,他本打算第二天早上坐客车回家,可学校今晚就要清校不允许留宿,看着一筹莫展的王猛,刘贺想起自己为了躲避翟艳而故意对王猛施怒便无比愧疚。

    就这样,刘贺王猛和文静三个人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从清圈县到家得足足两个半小时,再加上送王猛,到家时已经深夜了,虽然一天的疲惫熬到晚上十一点多,刘贺却十分清醒,因为他没有回自己的“家”,没有再回到那个破旧的家属院,车子却径直开到一栋高档别墅里面,刘贺看到眼前的一切,除了父母一切都是陌生的,这半年来一直盼望的家并不是这个样子。

    无比疲劳的刘贺急切地询问父母情况,在得知真相时,刘贺彻底震惊了。

    原来家里从未破产,反而事业蒸蒸日上,但自从高一刘贺与邱艳默放纵自我时,父母怕刘贺变成一个纨绔子弟,刻意学电视剧中的方式,故意带刘贺重返以前的生活,第一次高考结束时,本欲告诉刘贺真相的妈妈被爸爸拦下,防止刘贺落榜,好为再次复读做准备,虽然复读后高考成绩未出,但父母已经不忍心再让刘贺复读受苦,看到刘贺这么多年来如此懂事,父母后悔不已,再也无需隐瞒。

    得知真相后的刘贺开始嘲讽父母这种幼稚的想法和做法,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刘贺经历了多少。所谓父母的用心良苦,也无非是对自己的儿子不了解罢了。

    太过疲劳的刘贺无心再去想这些,经历过大起大落,经历过太多失失得得让他已经看穿生活的坎坎坷坷,有些自己曾奋力守护的东西总会轻易流走,有些自己想躲避的东西总是不消不散。这本就是生活的样子,一切在刘贺眼里慢慢都变的平淡了。

    刘贺没有过多去问,更没有过多去想,只是倒头睡去。

    虽然考试已经结束,但刘贺仍未能从高考中走出来,毕竟成绩未知,一夜间刘贺都做着高考的噩梦,要么是还是清圈一中紧张忙碌,要么是考场大脑不清醒,清晨醒来又置身陌生之中,使他心里始终有些慌乱、紧张,而习惯了早起晚睡的复读生活,精神上还是难以适应。

    下楼看到母亲正在做早餐,而父亲又出发去外地谈业务了,一年的封闭让刘贺与父母似乎都有些隔阂,毕竟眼前的一切让自己感觉极其不踏实。

    “贺,我和你爸并不是故意瞒你,只是没想到你那么懂事...”母亲见刘贺下楼,想跟刘贺解释下。这么多年对刘贺的隐瞒本想让刘贺奋发励志、潜心攻读,可谁想到刘贺的懂事让他遭受了许多辛苦,面对刘贺胆怯的身姿和瘦弱的身形,母亲愧疚不已,更后悔当时听从父亲做出的决定。

    “高一那会,你们班主任田胜旗说你和你们班一个那时搞早恋,而且经常逃课,眼看着你要走弯路,我和你爸很着急才想出这个法子。”母亲舒缓情绪开始给刘贺说明情况。

    “我和你爸自导自演的告诉你咱家破产,搬到老家属住,都是为了让你收心,让你变回一个好学生,我和你爸没上过大学,但你是我们唯一的儿子,你必须有出息才行。不上大学你就...”

    还没等母亲说完刘贺就开始控制不住情绪了,他无论如何没想到这几年自己就活在电视剧一样的剧情里,父母为了锻炼和培养儿子,故意隐瞒家产...如此狗血的剧情居然就在刘贺身上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刘贺不是在意父母的欺骗,而是内心止不住涌出那些剧烈的痛苦和遗憾,就因为体谅父母,他省吃俭用一直被同学看不起,还造成了严重的营养不良、肋骨外翻,因为体谅父母,他时刻压力巨大、绷紧神经,噩梦连连,濒临崩溃。

    从精神上到肉体上,刘贺都在超极限承担,连续几年的压力让刘贺性格孤僻,不太合群,让刘贺养成了自卑的心理,胆怯畏缩,小小年纪他却遭受了太多也承受了太多。

    听完母亲的话,刘贺无力争辩和宣泄,他叹了一口气回到卧室。他想试着去体谅父母,但体谅父母让自己失去了那么多遭受了那么多,他无法理解父母为何要用谎言和欺骗的方式让他改变,无法理解为什么要用贫穷带领他去成功。

    慢慢的,刘贺不再和母亲有过多交流,每天刘贺早上骑自行车出门,要么去曾经住过的家属院旧房子看看,那里已经开始拆迁还建,挖掘机在废墟上轰隆地作业,刘贺看到曾经和文静、东俊一起玩耍的胡同被废墟掩埋,文静的家、自己的家也在挖掘机的钢爪的砸推中倒下,只有小时候胡同头的那棵老松柏还屹立不倒,无数的回忆勾起刘贺无数的思绪——物不是,人也已非。

    父亲出发回来,看到刘贺一直沉默寡言,他不知如何面对,毕竟这几年一直忙工作忽略了刘贺,父爱的缺失也让他无比自责和惭愧,并想极力弥补自己当时对刘贺的欺骗和不管不问。

    又是短暂的成绩等待,对于刘贺而言煎熬也减轻不少。终于,到了查成绩的时候了,刘贺自信从容地查了成绩——高出一本线64分!

    文静也第一时间问到了刘贺的成绩,并真心替刘贺感到高兴,不是高兴刘贺可以上大学,而是高兴刘贺可以不再饱受煎熬和辛苦了。

    此刻的刘贺彻底卸下了所有的担忧和压抑,精神和肉体的疲惫涌向全身,他很累,但又不敢睡,生怕醒来这是一场梦。

    紧接着,刘贺父母在兴奋地商量让刘贺报北京大学还是清华大学时,刘贺脑子却闪现着高中三年的苦心孤诣,清圈一中一年炼狱的浴火涅槃。

    后来,刘贺得知王猛落榜了,到了填报志愿的时候,父母安排司机送刘贺和王猛赶赴清圈一中。班主任老杜自豪地炫耀着他一年来的战绩:全班109人,80人考上了一本,其中7人根据往年录取线有望被清华北大录取,这其中就包含刘贺,另有26人考上了二本,只有3个人落榜,一个是王猛,另外两个是早恋的王玲玲和许松涛。

    王玲玲和徐松涛并未感觉没有面子,而是坦然报了本省的职业技术学院,只不过两个人并未报同一所学校,原来两个人在高考结束后就分手了,分手并不是因为高考失败,而是因为复读期间一年的恋爱只是支撑两人在巨大压力下走下去的动力和另一种宣泄方式,抑或是彼此疲惫心灵的寄托,只不过他们选择的方式并不为这个环境这是时节所认可,从而徒增了额外的心理负担,导致两个人压力超乎其他人。

    炼狱炼掉了他们的斗志,选择专科也或许是一种“认命”。因为他们清楚,并不是每个人都一定能或一定要上大学,也并不是每一份付出都一定可以换回收获。

    选择学校时刘贺没有听从父母和班主任的建议选择北大清华,也没有听从潘文静的建议选择复旦,他内心中一直有个隐隐的声音,不是幻觉,而好似命运的安排,指引着他选择那座古老的城市,六朝古都——南京。

    在选定南京大学后,刘贺又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法学专业,因为胆怯的心让他对未来充满了惶恐,在命运面前的弱小也让他对未知充满恐惧,唯有法律可以给他一个强大的支持,做对的事合法的事,身后就会有一个以国家力量为后盾的法律支撑,也能着精神上给他强大的鼓励,这正是他想要的。

    可喜的是翟艳和翟娇两姐妹都考上了一本。

    而翟艳得知刘贺报了南京后,主动走向刘贺,刘贺深知其意,虽然没了离雪,但刘贺也未曾考虑过在高考过后会选择开始恋爱。

    “谢谢你当时对我说的那些话,如果不是你让我把注意力转移到考试上,估计我还在那不务正业呢,呵呵。”翟艳大方地与刘贺交谈,然而,这也是两个人第一次正式说话。

    “没什么,你很优秀,本来就很优秀。”刘贺不知该说些什么,而翟艳的话也让刘贺有些惊讶,他还以为会是表白或承诺。

    “你曾经想把注意力都集中在高考,如今我们都已经跨过高考的门槛,以后你会把注意力放在其他方面上吗?”

    刘贺一下变得烦恼起来,果然,翟艳还是想要他的态度。

    “我明白,你很优秀,但你报的北京,我报的南京....”没了高考压力,高考的成功和家庭的现实也让刘贺一改往日的自卑,变得自信了许多。他想委婉地向翟艳说明现实存在的障碍和困难,以让翟艳知难而退。

    “那不如我们来个四年之约啊,如果四年后考研我能考上你所报考的学校,那我想我们可以深入了解下彼此....”说罢,翟艳脸上泛红,眼神躲闪,显然也是鼓足勇气向刘贺表明心意。

    “额,好...,哦,不,不是,我们...,这...”面对翟艳委婉的表达,刘贺又无法明确回复,生怕答应了到时无法做到,又怕不答应就表明把翟艳的话当成表白,有点自作多情。无奈之下,刘贺支支吾吾,没有表态。

    “那就这么说定啦,嘻嘻。”翟艳就当刘贺答应了,高兴的走了。

    刘贺欲言又止,心想四年后还长,世事变迁,即使自己坚守承诺,就怕翟艳到时遇到对的人也会忘掉年轻时的玩笑说辞。

    志愿填报完毕后,刘贺却找不到王猛了。刘贺内心很自责,只顾与同学聊天谈话,却未能照顾到王猛落榜的感受。是啊,王玲玲和许松涛报完志愿就走了,满满一教室就王猛一个人是落榜者内心肯定是极其低落的。

    看着同学们都走的差不多了,教室内外还是没见到王猛的身影,正当刘贺打算下楼时,却看到王猛从老杜办公室走出来,一问才知道,原来王猛还要再复读一年!

    一听到这消息刘贺震惊之余顿时深感莫大压力奔涌而来,虽然庆幸自己已经脱离苦海,但陪自己一路走来的好友,却要再经历一年炼狱刘贺也无比难过,两人一路默默无语,茫然间两个患难的好友总归走到了岔路口,一个是炼狱之途,一个是天堂之路。

    前路漫漫,青春永远无法停歇,无法阻却坎途,无法抵挡落寞,只要初心还在,就必须带着伤痛、遗憾继续上路,哪怕疲惫不堪,也要栉风沐雨,擦干泪与汗,砥砺前行,驰而不息...
  

  

http://www.ncmhw.cn/134_134023/384825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cmhw.cn
创世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cmhw.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