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清且涟漪 > 寡妇爱情的电视剧有哪些 - 老人回忆大跃进下的人民生活
    第七章 为情所困 跌落谷底

    离雪给的动力让刘贺满腔激情的投入到学习中,哪怕眼神的交流少了,两个人的心却更近了。离雪的状态也慢慢调整,或许是得到刘贺的肯定答复,也或许是刘贺给的动力让自己的焦虑变小,面对高考重压,两个人的心紧紧连在一起。

    然而,水面再过平静,微风拂过依然波涛涟漪。

    刘贺出色的文采以及名列前茅的语文成绩一直得到了语文老师姜萍的关注,姜老师也频繁把刘贺叫到办公室谈心,甚至个别晚自习期间也会叫刘贺去操场边散步边聊天,这让刘贺极不适应,老师的关心显然已超出常规。

    高考临近,学习更是争分夺秒,频繁的谈心占用了太多的时间,也让刘贺心神不宁,但老师终归是老师,刘贺无法拒绝。

    然而,正当刘贺为之苦恼之际,姜老师又利用晚自习时间让刘贺去操场谈心。

    “刘贺,你最近高考是不是压力很大啊,我看每次与你谈心你都显得很焦躁。这时候可不能这样啊。”姜老师以关心的口吻询问着。

    “是的,姜老师,我有个要求,不知您能否答应?”刘贺小心翼翼地问道。

    “行啊,行啊,什么都行,你快说!”姜萍眼神流漏出许多光彩,仿佛有点迫不及待。

    “是这样的,姜老师,我语文成绩有了一定基础,剩下的时间恐怕提升不会太多,我想把更多精力放在其他学科,尤其数学比较薄弱,我想利用晚自习多做一些题.....”刘贺鼓足勇气说道。

    “行了,你不用说了,我从你这几天心不在焉就看出来了,你回去上晚自习吧。”显然,冰冷的语气流露出诸多不满,姜萍扭过头去。

    刘贺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为了学习,为了高考,刘贺索性心一横,转身跑向教师,但他这一走心里也明白算是彻底得罪了这个一直关心自己的姜老师。

    刘贺终于有了可以和其他同学一样安心上晚自习的机会,但平静的日子并未过多久。

    一个下午,刘贺拿课本时,突然在桌洞发现一直纸条:“晚自习后来西办公楼楼后一趟,我们好好谈谈可以吗?”刘贺顿时喜出望外,但看着这个熟悉的字迹心里却又有着丝丝隐忧和不解。

    怀着一份复杂而期待的心情,刘贺一路小跑来到西办公楼楼后,远处路灯下一个倩丽的身影立于其下,但刘贺却开始疑虑起来——这似乎不像是离雪!

    走近一看,竟然是语文老师姜萍!

    “姜老师....您..”刘贺不知所措,内心也极度不安。

    “刘贺,你觉得我对你付出的多吗,你知道我对你的付出吗?”

    “我.....”

    “除了我谁注意到你有精神障碍了,你在精神困境时又有谁关心你了?你怎么不想想当时是谁给写的那些纸条,又是谁帮你走向正常的?”

    刘贺听到这句猛地一怔,大脑瞬间轰隆了,他顿时明白了为何这次的笔迹和之前的笔迹一样,而这也和离雪的笔迹完全不同,但让他无论如何没想到的是之前在自己出现精神幻觉的时候收到的表白小纸条居然都是出自自己的语文老师之手,同时他也明白那是老师在帮他,希望用爱情来温暖麻木的他,用爱情来帮他走出精神上的阴霾。

    刘贺感恩姜老师的用心良苦,也无比自责,此刻,他千思万绪,突如其来的真相让他措手不及,曾经支撑他走出精神困境的芳心暗许竟只是老师的关爱帮扶,最美的爱情承诺也只是一种治疗措施,而离雪始终是默默的矜持,唯美的暗恋。

    然而,面对老师的恩情,面对高考的压力,面对给离雪的承诺和自己怀揣的美好梦想,刘贺有些无措无助,一下子又陷入迷茫。

    “你走吧,几周后高考结束你就解放了,我无法走进你的梦想,但我依然相信你,你的彼岸会是清澈的秋天和明媚的冬季....”姜萍转身往教师公寓走去。

    刘贺想起当时纸条中的话,呆呆立在原地。曾经的表白是“假的”,但时光的荏苒终究让一个24岁女孩的心变的真实——哪怕她是老师。

    高考将临,一切却异常安静,但刘贺的内心却不再平静。当大家都在等待高考的宣判时,平静又生波澜。

    从不关注刘贺的班主任突然通知把刘贺叫出去。刘贺心里忐忑不安,而离雪看着被带走的刘贺也不由地担心起来。

    刘贺一路跟着班主任走到了学校会议室。进到会议室那刻刘贺惊呆了:年级主任、副校长及其教育局几个领导坐成一排,一齐看向刘贺。

    刘贺紧张且有些害怕,但他认识到肯定发生了很重要的事。

    “请坐同学,你不用紧张,我们就是找你了解个问题,你实话实说就行,不用怕。”校领导示意刘贺坐下,并安慰刘贺。

    “姜萍是你的语文老师对吗?”

    “是的...”刘贺恍惚间明白了些什么,但好像又更加错愕。

    “她有没有对你的学习造成影响,比如干扰你的学习。”领导继续发问。

    “没有..,姜老师一直对我学习非常关心,对我帮助很大。”刘贺愈发紧张。

    “那她有没有干涉或影响到你的生活。”

    “没有吧...,我是住校生,生活就是在学校里,就是吃饭上课和睡觉....”刘贺有些茫然,不知如何回答。

    “那姜老师对你的关心有没有过度,或对你造成精神困扰。”校领导的问话已经非常直接。刘贺也大体明白这次找他来谈话的原因目的了,但他想不通校领导又是怎么知道的,又为何会找他来谈话。

    “没有,姜老师只是对我学习上非常关注,使我语文成绩有了很大提高,并没有对我造成任何困扰。”刘贺明白始末缘由,语气变得非常坚定。

    “你确定吗,同学。你可以大胆的说,不用怕什么。”

    “确定,我说的都是实话。”

    “好吧,你回去上课吧。高考马上来了,一定认真复习啊。祝你考上理想的大学。”

    “嗯,我一定认真复习,谢谢老师。”说罢,刘贺心事重重的回了教室,内心的疑惑也越发强烈。

    望着刘贺进教室时凝重的表情,离雪好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刘贺你想去哪个城市?”一直与刘贺交流很少的同桌宫婷婷突然问了刘贺一句。

    刘贺因为在想姜萍的事还未缓过神来,听到同桌这么一问蒙了一下。

    “额,城市?...你是说...报考的学校所在市吗?”

    “是呀,感觉和你做同桌没做够,好想再和你继续当同桌....但你学习好,我肯定没法考上你报的学校....不过,哪怕在一个城市也好呀。”说着宫婷婷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让刘贺没想到的是活泼的婷婷也有脸红的一面,但让他更担忧的是婷婷是否对他有好感?两人同桌几个月,刘贺心里装满了高考和离雪,根本容不下其他人和事,更无力再去面对更多的纷繁错杂,所以面对之前宫婷婷的殷勤热情,他始终保持着界限,怕自己无力承受,也怕会有最后的伤害。

    宫婷婷长得漂亮,家庭条件也十分优越,不仅父亲是市里正处级领导,母亲还是是大型企业高管,所以婷婷是典型的官二代也是富二代,但作为独生女的她却一直简朴勤奋,性格活泼而干练,做事果断而谨慎,她观察刘贺很仔细,因发现刘贺一直对她较为平淡就始终保持沉默,但马上面临分离,她又不得不主动打破这种默默的暗许和静静的依赖。

    宫婷婷如此直接的表达已经态度十分明朗了,刘贺望着眼前这个善良的女孩实在不忍伤害。

    “我哪有选择的余地啊,能考上哪就去哪,实在不行,就复读......”刘贺支支吾吾,诚实的回答了婷婷的话。

    宫婷婷鼓足了无数的勇气跟刘贺说出这话,但刘贺的回应让她很失望,一向温和的婷婷也有些焦躁。

    “是不是因为姜老师让你烦恼了?她以后不会再干扰你,你专心复习就行啦,你一定能过一本的。你报哪,我也报哪。”婷婷平淡的说出这句话,但却让刘贺震惊无比。

    “姜老师的事和你有关?”刘贺小声而急切地询问婷婷。

    “让你安心复习就是正确的事,姜老师专心教课对她也是正确的事,我善意的提醒也是做正确的事。”面对刘贺的急切,婷婷异常冷静。

    “你...你怎么能这样呢婷婷,你知道你这样对姜老师有多大影响,你这样...”望着一脸淡定的婷婷,刘贺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是于事无补,索性一声叹息化作沉默。

    一周后,调查结果出来了,姜老师虽然被认定没有骚扰学生,但却对她造成无比巨大的影响,语文组的老师也对姜萍另眼相待。在那之后,听班主任说姜老师休假了,换做隔壁班语文老师临时进行考前辅导。

    越是临近高考,刘贺心里越是被一些无法预知的琐事弄的乱糟糟,紧张的气氛频频再添波澜,经这么一闹,人心浮躁,班主任也感到无比棘手。

    姜萍本科毕业后报考教师类事业编失败,无奈应聘到了这所民办高中,三年间本可以再继续考,但为了对这届学生负责而选择在这所学校坚守三年;曾经的男朋友也因留在上大学的城市,毫不留情地和她提出分手,三年恋爱付出就这样轻易结束。

    在大学里姜萍曾拒绝优秀学长的追求,在工作单位她也曾拒绝官二代同事的表白,只因与刘贺同为天涯沦落人,出于怜悯,单纯想帮扶一名被其他老师忽略的、自己的学生走出精神障碍和人生低谷,每个人生活总有无助的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相互搀扶——在爱情观里,爱一个人没有错,唯一的错只会是爱错了人...

    各种缤繁错杂的插曲接踵而至,只是没想到来的如此生硬直接,转眼距离高考只有十天,刘贺有些濒临崩溃的边缘。

    有时面临各自压力刘贺有些压抑的喘不过气来,看看旁边虽然异常平静的宫婷婷,他始终感觉心被紧紧揪着,或许是愧疚,或许是担忧,也或许怕婷婷在沉默中突然爆发又有什么出格行为;再想想一直未露面的姜老师,无数的猜想和负责的情感无以言表;转望一心学习的离雪,太多的思念和强烈的自控相互纠缠,湖面波澜不惊,湖底却翻江倒海;时不时的还会想起父母工作,不知父母的工作累不累,辛苦不辛苦。太多太多都让他只盼望6月7日的快速到来。

    考前最后一周了,宿舍里的“卧谈会”却更加激烈,舍友们谈天聊地,活跃异常,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一言不发的刘贺,有时早早睡着,有时也因被吵得无法睡着而闭目养神,顺便听着他们闲聊。突然间,刘贺听到谈到了楚离雪,刘贺立刻睁开眼睛仔细倾听。

    “楚离雪是越来越喜欢我了,她可比邱艳默漂亮多了,我早怎么没发现。不过不晚,这周考完她就是我媳妇啦,哈哈...”舍友陈进耀大肆摇喊。

    刘贺心中一惊,不知他们为何突然谈起离雪,陈进耀又为何说出这种话。

    “进耀,你不担心高考吗,还在这吹牛,这样不好,还是快睡吧。”刘贺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吓我一跳,刘贺你还没睡啊。既然没睡就快加入我们卧谈吧,别在那假睡啦,都学了三年了,不差这几天啦。快给我们说说你和咱们班的白富美进展咋样啦?”进耀一听刘贺说话,愈加兴奋。

    “哪个白富美?你说的谁?”刘贺是真的一头雾水。

    “别装啦,都快毕业了老师知道了又能拿你怎样啊,我们早知道啦,快说说你和宫婷婷到啥程度了?”其他舍友也起哄道。

    “宫婷婷??我和她?你们想什么呢?”刘贺又惊又紧张,彻底蒙了。

    “婷婷敢于表白,更敢于承认,你个大老爷们却还藏着掖着,放心,我有楚离雪当媳妇了,不会跟你抢宫婷婷的。”陈进耀感觉刘贺不把他们当朋友,对他们不真诚,开始对刘贺有点不耐烦了。

    “我和宫婷婷没什么,只是同桌,没听你说过你和楚...楚..离雪的事啊,她为什么突然喜欢你上你了啊。不是你吹牛吧?”刘贺忍不住问道。

    陈进耀听出了刘贺的急切和羞赧,于是调侃的反问道:“刘贺,你该不会暗恋我媳妇吧?你可别吃着锅里看着碗里啊,我要是能追上宫婷婷那还稀罕什么楚离雪啊?!”

    刘贺顿时大脑清醒了,一听到陈进耀如此称呼离雪让他心如刀绞,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想不明白他们为何认为宫婷婷向他表白了,而且这话又是谁传出去的。刘贺无心再聊,这夜,他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次日清晨,刘贺早早起床前往教室,不曾想宫婷婷却早已到了教室。天色蒙蒙亮,偌大的教室就刘贺和婷婷两个人,刘贺默默走过去坐下,如此场景不禁让他想起曾经与徐清敏的过往。

    “婷婷,我听到一些关于你的流言蜚语,对你影响不好,不知你听没听到,临近考试都很浮躁,你不要受影响啊。”

    “不是流言蜚语,是实事求是。你或许不喜欢我,但我喜欢你。”婷婷依旧异常平淡。

    刘贺被婷婷的直接吓的一怔。顿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你喜欢楚离雪吧,她恐怕还不知道吧,也恐怕她不喜欢你吧,你觉得你能和陈进耀比吗?”宫婷婷摆弄这课本,看也不看刘贺,而且情绪异常镇定。

    短短几句话让刘贺又惊又吓,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大脑也瞬间轰隆隆的,既不知所措,又无言以对。

    “额,你..误会..,我不是你说的...。我们..”刘贺变得语无伦次。

    “你比不上陈进耀,你考上大学又能怎样,陈进耀可以子承父业,他从生下来就已经登上了顶峰,我们这些人并不是赢在了起跑线,而是从出生起我们就早已到达了终点。楚离雪看不上你,现实点对你更好。”婷婷依旧淡定如初,言语直接了当。

    刘贺不愿相信自己败给了物质,在高中的纯真时代,他更愿相信离雪如雪般的纯洁,纯粹而无瑕。

    因为曾经的灯下之约,刘贺下定决心备考,也与离雪慢慢减少眼神的交流,又因为姜萍的事弄得刘贺心绪不宁,加之高考的压力,刘贺更无心去想两人之间的事。然而,短短的几周,本来一切顺利的考前期却又生变故,刘贺与离雪之间却莫名间增加了屏障。

    刘贺终究是忍不住了,放学期间,刘贺趁同学们都去吃饭时,偷偷往离雪桌上放了一张纸条,试探性的问了下离雪情况,然而直到考前,纸条如石沉大海,毫无音讯。

    第二天高考了,考点分在了本校,考前的清晨读书声小了,同学们都在相互聊天,老师也迟迟未到教室。此刻的刘贺远远望着离雪,心里也想着第二天的高考,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一切不如顺其自然,不论前路如何,不如离雪为何,明天都将重振旗鼓,开始黎明前的冲刺,卸下一身的猜疑顾虑,与离雪同心前进!

    六月七日如期而至,

    外校的大巴车缓缓驶入校内,刘贺整装待发,一夜间迅速调整好状态,全力以赴,自信昂扬的走向考场。

    “刘贺,这边。”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清脆而稳重,干练而悦耳。

    刘贺四处张望,一眼看到宫婷婷。

    “好巧,你也在这考啊。”刘贺与同桌一个考场,心里也很开心。

    “看你今天状态这么好,我就满意啦。嘻嘻。”婷婷看着意气风发的刘贺,面带微笑地说道。

    “满意?为啥用这个词啊。”刘贺有些困惑。

    “因为你终于摆脱了外界干扰,做回一个执着的少年啊哈哈。”婷婷显得有些开心,言语中也一改往常的清冷,变得欢快。

    “什么外界干扰,你是说...姜老师..?”刘贺压低声音,小声说道。

    “还有楚离雪啊。别人不知道,但没有什么事能逃过我的眼睛哦。”宫婷婷故意显出一副自信夸耀的样子,显然还在和刘贺打趣。

    刘贺一怔,不禁想起宫婷婷之前对姜萍的所作所为,再想起离雪这段时间对他的反常,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是不是对楚离雪说过些什么?”刘贺急切地问婷婷。

    “你不用管我给她说了什么,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关心这个。不管怎么说你现在进入状态了,能考个好成绩就行了。好好考吧,别让我为你做的努力都白费了。”离雪突然变的严肃起来。

    刘贺不再追问了,因为他已经得到答案了,本来心情舒畅,一身轻松的刘贺突然心情烦乱,不再平静了。

    走进考场,刘贺想着这些事,变得心绪不宁,做题时开始走神,这让他一下乱了分寸。第一场他最擅长的语文却以发挥失常而草草收场。之后的几场考试,

    他心情越发低沉,他也开始隐隐感觉到失败的恐惧。

    考试结束了。压抑了三年,期待了三年,恐惧了三年的高中生活和高考都伴随着最后一场考试的交卷结束了,这也是刘贺三年的高中答卷。

    无数家长在校门口等待,在这个高考还十分受重视的时代,人们依然把高考看做改变命运的转折点,虽然时代变迁,虽然形势变动,虽然政策变革,但人们的落后思想却始终未变。

    刘贺怀着负杂的心情走出考场,他不愿看往人群,也许是因为人群中没有他的期待,他的父母未必回来接他;也或许对父母心生愧疚,不敢面对。但父母终究是父母,虽然没有陪考,但刘贺父母还是第一时间等在校门外,要替刘贺收拾东西,接刘贺回家。

    刘贺看到父母的第一句话却是“我没考好”。

    而三年以来刘贺的大部分时间基本都是在学校里度过的,与家人聚少离多,刘贺父母望着眼前这个消瘦而低沉的儿子也莫名的有些心酸,他们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又承受了多少,眼前却只想盼望着他回家。

    怀揣一份失败的心,回到破旧的家属院,刘贺内心五味杂陈,无比感慨,意志也消沉到了极点。

    晚饭过后,刘贺爸妈打算出去走走,留刘贺在家休息。但敏锐的刘贺察觉出父母的异常,无论是神情或是说话时的语气,甚至连行为举止都显得极其不自然。虽心生犹疑,但此时的刘贺也无心过问。

    短短二十几天的成绩等待,却又无比漫长。高考成绩终于出来了。

    一切似乎早就注定,也似乎习惯了坎坷,与刘贺预猜的结果一致——落榜了。

    高考的失败对刘贺的打击非常巨大,好在父母对刘贺并没有过多责备,刘贺也无心询问他人成绩。

    几天的沉寂后,刘贺接到通知去学校领毕业证,本无颜面对三年的同学好友,但无可奈何,只得隐忍伤痛前往,也算为三年高中生活做个草草的告别。

    时隔一个月,蒙蒙小雨中,重新踏入高中校园让刘贺感慨万千,也不禁联想到了高一入学时第一次来到这里的自信昂扬,壮志踌躇,三年艰辛,三年努力都在物是人非中化作点点悲怆。然而,刘贺突然震惊了!

    学校大门竖着一个大大的喜报牌,上面印着孙清敏的巨幅照片和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入学纪念卡照片——孙清敏因短跑强项被清华大学破格免试录取!

    原来孙清敏也在这所学校就读,只不过因为是体育生一直在操场训练所以刘贺并不知道,而上次孙清敏和他同学女扮男装潜入男生宿舍抽烟,正是得利于在校生的身份。此刻对原本心如止水的刘贺来说,无疑又是一次剧烈的冲击。

    刘贺匆匆走到老师办公室,趁着同学们都还未到,想赶紧领了毕业证回家,因为这里有他最想见到却又最怕见到的人,这里的每一处都留下刘贺拼命学习的痕迹,也留下了浓浓的回忆,恰恰也是这些曾经的过往正深深刺痛着他。

    刘贺教学楼的走廊里快速穿梭,来不及回望自己曾经的教室,更无心再看这校园的任何。然而,命运捉弄,当刘贺走到教学楼大厅时,楚离雪正独自迎面走来!

    瞬时间两人相对而视,刘贺急忙躲避离雪的眼光,一言不发,一刻未停,撑起伞,走下阶梯。

    就这样离雪望着刘贺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茫茫烟雨中。

    这或许就是青春的告别!

    早已万念俱灰,心中也已了无牵挂,望着前路,刘贺感觉前途如这烟雨一样渺茫,未来更不知何去何从。走过校门的路口,在茫茫细雨中,刘贺转身看了一眼学习了三年的教学楼,带着遗憾转身离开.....
  

  

http://www.ncmhw.cn/134_134023/384825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cmhw.cn
创世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cmhw.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