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佳人难觅 > 分手了不解除游戏关系 - 会长大人和小干事txt
    “小姐,老夫人身边的红绫姐姐过来了。”门外的绿薇走进来行礼禀报。

    “请进来。”

    “谢二小姐好,老夫人让我请您去佛堂,她有话要说。”红绫面无表情。

    她已经习惯了红绫这副模样,她常年跟在祖母身边,无论对谁都这样。

    “还请红绫姐姐前面带路。”说罢带着阿珍和阿然跟在红绫身后。

    天色渐黑,府里的下人正在点亮灯笼。

    这几年,她遵循初一十五到佛堂向祖母请安的规矩。但每次请安祖母都只是随意问几句日常,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这还是第一次祖母叫她去佛堂问话。

    红绫带她来到祖母的卧房。卧房分两间,中间用屏风遮挡,内位寝室,外为客室。

    祖母坐在客室正中央的榻椅上,一身墨蓝色绣松鹤纹交领对襟窄袖褙子,微微倚靠着一侧扶手,右手拿着佛珠在转动。

    谢樱上前行礼问安后低着头静静地站在下首。

    “你可知你今日做错了什么?”许氏一脸严肃,眼神犀利的看着她。

    “阿樱不该随身携带匕首,更不该将匕首公之于众。”谢樱低头着头语气诚恳。

    “可是阿樱也是为了救人,情有可原。”

    “你觉得你只做错了这一件事么?”许氏目无表情,厉声喝到。

    “阿樱还意气用事的与二殿下比投壶,且在主人家风头过盛。”

    “嗯,看来你还是知道自己错了。”许氏面上表情有些缓和。“既然做错了,就要有所惩戒,你觉得如何?”

    “孙女谨遵祖母教导。”谢樱乖巧的跪在地上。

    “既然如此,把你的匕首交给我帮你收着吧,闺阁女子不需要这些。”

    谢樱听到这话,猛然抬头,内心激动,但又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祖母可否换个惩罚。”

    “怎么,你想忤逆我?”许氏原本缓和的脸色又严肃了起来。

    “孙女不敢,只是这匕首是四哥留给阿樱唯一的东西了,望祖母手下留情。”谢樱眼中含泪与许氏相视,声音哀婉。

    “我若不狠狠惩罚你,如何让你长长教训!”许氏仿若罔闻,言辞不容置疑。

    “孙女知道错了,保证不再有下次。若有下次祖母再收回匕首也不迟。”谢樱向着许氏磕了磕头。

    许氏看着谢樱那满脸悲切,沉默许久:“那好,匕首我先不收,可是如你所说,不再有下次。”

    “多谢祖母!”谢樱对着许氏又是一磕。

    “先下去吧。”

    “是。”

    走出卧房了谢樱,从衣袖中拿出帕子擦了擦眼泪。

    回到樱云院,让阿珍阿然出去门外守着。她一个人走到床边,掀起床上的被褥,掏出匕首狠狠地向床板上扎去。

    这几年来,每次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她都会用四哥给她的匕首扎床板来发泄情绪。

    她不敢随便摔东西表示不满,这只会让祖母她们觉得她难以管教,为她带来更多的麻烦。

    谢樱伸手抚摸着床上大大小小的刀口,泪如泉涌,“四哥,阿樱想你们了……”

    屋外的阿珍和阿然对视一眼,她们早已习以为常,等到明日小姐还是那个知书识礼的姑娘。

    夜晚,东宫。

    书房里,太子木瑞一身黄色圆领窄袖衣袍坐在书案后的椅子上。

    背靠椅子,双手搭在椅子两侧的扶手上,面如冠玉,眉清目秀。

    正微笑着看向站在前方的幕僚沈老问道:“今日你觉得如何?”

    他问得是今日沈老代他去左相府见一见谢樱的结果,而这结果当然是谢樱适不适合成为太子妃,能不能成为他的助力。

    因为他是东宫太子,不可随意出宫。

    昨日手下人告知他,今日左相寿宴,他这位深居靖国公府四年的太子妃将要出席,他就派他身边最信得过的沈老前往,去看一看这位女子品貌如何。

    下首的沈老抚了抚胡须,一脸玩味的看着太子笑言:“梨园戏蝶,绝代佳人。”

    “哦?”太子眉头一挑,沈老一向对女子容貌不予评价,今日这番……

    “仅此而已?你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太子一脸正经发问。

    “武艺不错,聪慧不足。”沈老向太子一揖,把今日在左相府里关于谢樱发生的种种事情告知太子。

    太子最后总结:“那不就是一个长的不错但又只会逞勇出风头的女子么?”

    沈老默然。

    “罢了,下去吧。”沈老走后,太子陷入沉思。

    如今他虽然贵为太子,看着距皇位只有一步之遥,但是他知道父皇不喜欢他,或者说因为母后是指婚的原因让他十分不喜,连带着也不喜欢他。

    若非他是先帝遗诏的太子,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接触到那个位子。

    这些年他身处太子之位兢兢业业,生怕给父皇和他那些兄弟把柄,一着不慎就惨遭被废。

    他原还有一丝期待希望祖父给他指婚的女子会如母后一般足智多谋,或者说有母后一半的聪慧,能够给他带来助力,今日看来是他奢望了。

    六皇子府,画室。

    “顾老!顾老!”六皇子木瑫才刚进府里就直奔画室,刚到画室门口就大喊。

    “怎么了?你那么慌张,发生了何事?”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

    随之走出一个头发斑白而脸色红润的老者,虽着一身粗布麻衣,却显得神采奕奕。

    “顾老,我今日看见一个女子,绝代佳人啊!”木瑫拉着顾老的手臂,欣喜若狂。

    “有多美?你可否画出来?”顾老闻言眼神一亮。

    他是一名画师,几十年来四处游历,半生的光阴里,画过山水风雨,飞禽走兽,树木花草。

    留下过一些足以传世的作品,更被盛誉为“顾青”,意指他的画艺炉火纯青。

    十年前他开始醉心于人物画,再后来他打算在他有生之年作一副京城美人图,入画的将是这京都最美的女子。

    所以他来到京城,可是这几年的寻觅,让他很失落。如今听到木瑫的话,他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顾老你且等一会儿。”说罢就跑进屋里画桌面前,提笔挥毫。

    不一会儿,一张画就作罢。

    画中一棵梨花树下,一名紫衣少女手执一柄蝴蝶团扇引得一只蝴蝶围着她翩翩起舞,而少女仰头对着蝴蝶倾城一笑。

    画中女子正是谢樱。

    “顾老,你看。”将墨迹还未干的画举起来拿给顾老看。

    顾老眼神一亮,走上前来,仔细端详。

    “不错,是个美人。”良久高兴的说:“这女子是何人?”

    “她是靖国公府的谢二小姐。”木瑫看到自己所说的美人被认可,十分高兴。

    但又心情有些难过的说:“她也是我未来大嫂。”然后放下画作,瘫倒在画桌后的椅子里,目光看着房梁,神色哀默。

    顾老看着木瑫这幅模样,若有所思,沉声道:“你不会倾慕于她吧?”

    “怎么可能,她是我大嫂,我怎么会有那非分之想。”木瑫闻言跳起来对着顾老大喊。

    “诚如你所言,她是你大嫂,你要记住。”顾老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暗叫不好。

    这几年的相处他了解木瑫,对于他不喜欢的女子,她根本不屑视之,懒得搭理。

    哎,美则美矣,只怕祸国啊!

    二皇子府,书房。

    木玦正背手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天上的月亮,忽然出声:“季白,你觉得今日谢家二小姐的武艺如何?”

    季白沉默了一会儿只回道:“颇强!”

    “哦?”二皇子木玦有些诧异的看向季白。

    季白是他母亲苏家从小送到江南门派中培养出来的优秀子弟,三年前到他身边以来凭借这一身功夫帮他打探到不少有用的消息,更躲过好多次暗杀。

    他知道季白在武艺上颇为自得,很少有让他出口称赞的,就连对上太子身边的最强侍卫方秘也只说不错。

    “若你对上她如何?”木有些好奇的看着季白。

    “不知,或许险胜。”季白认真道。

    看样子这个谢樱至少武艺极为不错,就是不知道他大哥怎么看谢樱了。

    他在左相府见到大哥身边的沈老,大哥够聪明,也够重情,只因着这沈老曾经救过他一命便成了他除母后之外最信任的人。

    只是这沈老有些不简单啊……

    左相府。

    宴席结束后,庞黛就被祖父派的人叫到了书房。

    “今日那条蛇是怎么回事,你且说说。”书案后一个身着黑色锦袍头发花白,身体偏瘦却显硬朗的老人看着进来的庞黛出声问话。

    庞黛理了理思路不仅说了今日竹林中的事,还把谢樱梨园戏蝶,与二殿下投壶比赛的事说了一遍,特意强调了谢樱貌比当年的母亲夏娇。

    庞贯听完,顿时明白了自己孙女在打什么主意。笑言:“此事不急,就算我们想要促成长生殿的佳话,也要见过面才行。”

    “是孙女鲁莽了。”庞黛忙低头认错。

    “你今日做的很好,这右相也太不把老夫放在眼里了。”庞贯脸色有些阴郁。

    又问道:“你觉得那陈菱如何?”

    “确有些本事,不过太过小肚鸡肠,今日谢樱也只是和二殿下一番比试,她就按耐不住。”庞黛脸色有些鄙夷。

    “是啊,不过这种人往往作出不同凡响的事。”庞贯神丝有些飘忽,“你先下去吧。”

    “是。”

    同样的夜晚,同样的夜色,不同的府邸,不同的心情。
  

  

http://www.ncmhw.cn/134_134017/384811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cmhw.cn
创世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cmhw.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